Ada的叶子

这里式微
无色透明

【德哈】The Wedding and Stars

天啊

幺正变换_Draconian:

不管这是哪位太太写的,我太TM喜欢了!


德哈文化大院:



*活动文,活动说明




*写手名单




*纳威视角




 




 




 




 







星星无穷无尽,天空的背景就会呈现出明亮,就像是银河——它们不会呈现出点状,在背景中也不会出现一颗颗的星星。但为何夜空如此黑暗?只有一种可能,由于恒星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它们发出的光还没来得及到达地球。




——爱伦·坡







 




 




Chapter.1




        纳威已经参加过不少婚礼。有时他是伴郎,有时他那位伟大的朋友哈利·波特是伴郎。每一场他们共同的朋友的婚礼,他们都会参加,而纳威从未见过哈利带来任何一位女伴。 
  他所参加过的婚礼,无一例外都有满天的星光作伴。婚礼进行到最高潮时,宾客们会置身于黑暗中,而在那短暂的黑暗过后,他们会看到一点一点的星光从身后飘起,带着清洌洌的风,有的明亮而温柔,有的光芒微弱而凛冽。行星环绕着人们。司仪开始了充满激情的演讲,新娘在行星下眼含热泪吐出“I do”,新郎满怀爱意将戒指戴在新娘的手指上。大家欢呼祝福,又回到原来的婚礼场地。 
  这是哈利·波特先生研究出来的成果“The wedding and stars”。说得再准确一点,是他的父亲詹姆·波特先生研究出来,由哈利完善并推广的。莉莉·波特一生热爱星星,醉心于天文,最大的心愿是在宇宙中举办一场婚礼,然而凭借当时的技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于是詹姆·波特先生便致力于研究这项技术——“The wedding and stars”,收集星光与宇宙中的景象,投射到房间内,将宇宙目前所知最灿烂的部分“复制”到现处环境中。就在他要成功的时候,夫妇二人双双遭遇不幸去世,他们的遗孤哈利·波特在长大后完善了它,算是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所有人都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见到哈利在自己的婚礼上运用这项技术。那一年他才十八岁,刚刚从霍格沃茨毕业,直接揭发了汤姆·里德尔在这十几年间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对无数人下了毒手的行径——其中包括他的父母,波特夫妇——,为这么多年来受冤的科学家们洗刷了罪名。从此他名声大振。难能可贵的是,那名声中有一半也归功于他卓越的天赋。 
  而纳威·隆巴顿从未见哈利·波特带过女伴,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朋友聚会还是高层见面。同样,纳威·隆巴顿也没有去过哈利·波特的住所。哈利一直隐居在戈德里克山谷,他说那儿是个研究的好地方。 




 




Chapter.2




       后来有一天纳威·隆巴顿受卢娜·洛夫古德之托去哈利家拿点儿东西。他第一次踏足戈德里克山谷。呼啦啦的风从他身旁穿过,扬起他身后那只鸟的羽毛与歌声。从戈德里克山谷星航站往左走五十米就是波特老宅,门前的檞寄生开得茂盛,记载了波特夫妇的爱情也记载了他们的死亡。哈利·波特在这里从十八岁长到现在的三十岁。




        哈利出现在他身后,他向纳威投去一个笑容,匆匆上前拉住一根枝条,波特老宅颇具古典情怀的门打开了。纳威冲哈利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于自己的不请自来表示抱歉,而哈利也报以一个微笑。十二年过去了,他们一如从前。




        纳威跟着哈利进入了波特老宅。据说波特家很富有,但也很低调。纳威一边走一边惊叹于那些价格不菲的机器,那些机器都是极其罕见的,其中有一些他甚至都不曾见过哪里有出现,连图片都没有。哈利注意到纳威的困惑,回头朝他解释道:“这些都是我研究时随便做出来的,有些功能还不完善——停一停,纳威,那不是那么玩儿的。”他伸出手迅速制止住了纳威想要碰触一个酷似奶牛的仪器的动作。




        “我的天哪,”纳威赞叹道,“你自己做的?你永远是这么棒!”




        哈利脸上出现一个腼腆的笑容,这让纳威觉得他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哈利说道:“有一些还要多亏赫敏的帮忙——她一直很聪明。”




        波特老宅的客厅摆设很简洁,一张木质沙发,堆满了杂物的小桌旁边叠着半人高的书,两个柜子立在两面墙前,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箱子。这些摆设对于偌大的空间来讲实在是少得可怜。哈利眼疾手快将一本滑落下来的书救回去,问道:“你要喝些什么吗,纳威?”




        “不,不用了,”纳威回答道,“我拿完东西就走了,卢娜等得可能有些急。”




        “哦——”哈利意味深长地看了纳威一眼,“我想‘The wedding and stars’很快就能被你们用上了——我去拿东西,你随意参观一下一楼吧。”




        纳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见哈利上楼去了,他便打量起客厅来。除了面前有柜子的墙,每一面墙上都有一道门,他走向窗户旁边的那扇,犹豫了一会儿推开了它,一瞬间便被璀璨的星河包围,远处是蔚蓝色的地球,明亮的太阳散发着能真实感受到的光和热,然后一颗接一颗的行星从黑暗中出现,纳威的脚底下是一片虚空,可他又如此真实地站立着。




        “你感觉还好吗?”不知何时哈利也走了进来,他的手中多了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小盒子,他将它递给纳威,站在纳威身旁也开始欣赏这壮阔的景象,“这是‘The wedding and stars’的最初版本,罗恩上次进来体验了一回,出去后他直犯恶心。”




        “我觉得,呃,还好吧。”纳威说。




        “那就好。”哈利又笑了。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开口说道:“我觉得——如果单投射景象的话太无聊了,我想将人的任何一段记忆随时投影出来。”




        纳威转头,有些茫然地看着哈利,说道:“不是有冥想盆吗?”




        “呃,我说的是,”哈利解释道,“无论那件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当事人在不在现场、甚至他活着与否,这段记忆都可以投影。”




        “那好吧,祝你研究顺利。”纳威耸耸肩。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发现已经快要到他和卢娜约定好的时间了,于是他决定下次再来拜访哈利。




 




Chapter.3




三个月之后纳威又踏进了波特老宅,这回是替卢娜送一点东西。她和哈利似乎在合作研究什么。哈利刚好在家,他见到纳威手中的东西,兴奋得眼睛放光。




“替我好好谢谢卢娜!”哈利接过那个包装得整整齐齐的盒子,转身便奔向楼上的实验室。纳威哭笑不得,只好自己坐了下来。与三个月前一样凌乱的桌面上摆着一份《预言家日报》,页面泛黄,边角微微卷起。纳威为了打发时间,便拿起它随意看看。他注意了一下日期,是十一年前的报纸,纳威讶异于这份报纸的久远。




它的头版头条赫然是马尔福一家的照片,底下的配字是“卢修斯·马尔福被判阿兹卡班终身监禁”。照片上卢修斯·马尔福头发凌乱,衣着不整,脊背却依然挺得笔直,眼神清明。他的目光没有对着摄像机,也没有望着别处,而是看向旁边的人群。在人群之后有两个发色冰凉的人,一位是母亲一位是儿子。他们都姓马尔福。




马尔福家是当初鼎力支持汤姆·里德尔的势力之一。他们家财万贯,善于攀龙附凤,没人知道他们的钱财从何而来,但他们在此扎根的原因大家倒是一清二楚。后来汤姆·里德尔的罪行被揭发,他们的灾难也随之而来,但巨额的金钱与马尔福母子对哈利·波特的帮助使他们逃过一劫。然而在五个月后,一些证明他们利用活人做实验的证据出现了,这一回必须有人进阿兹卡班。马尔福又耗去了大半钱财,才换得母子二人得以继续自由地生活,而卢修斯·马尔福一人担下所有的罪名。




纳威看着那张照片,想起了一些往事,有美好的也有不太美好的。他们曾经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但长处各不相同,于是他与哈利一同进入了格兰芬多,马尔福在斯莱特林。波特与马尔福针锋相对了七年的时间,不亚于老波特与已故的斯内普教授的斗争。后来马尔福去贝塔星球当了星航边境维和傲罗。即使格兰芬多们都不怎么喜欢斯莱特林,可马尔福的确是一个有着丰富才华的人。于是他上了战场。




纳威将报纸翻到下一版,便是哈利获得一个比赛的奖项的报道,照片上的哈利·波特比现在年轻了许多,捧着奖杯,但那腼腆的神情是一模一样的。他将报纸翻了十来遍,哈利才从楼上下来,他依然是很激动的样子。




“纳威,”他说道,声音颤抖,“成功了!”




“什么?”纳威不解地问道。




“将记忆投射出来!我把它叫做‘Time’!”




纳威吃了一惊。他上次听哈利提起这件事是三个月前,没想到三个月后成品就被做了出来。他问道:“那么——我可以去看看它吗?”




“当然!”哈利回答道,他带着纳威走上二楼,二楼的走廊狭窄又幽长,两旁每隔几米就有一扇门,墙上挂着画像。哈利的脚步很快,纳威觉得他的头发都在高歌。他们的目的地是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哈利将那扇门打开,一瞬间的黑暗令两人有点不适,但很快,欢呼声、加油声灌进了他们的耳朵里。那是哈利第一次参加魁地奇比赛的场景,他的对手是德拉科·马尔福,两人僵持不下。




“这是我试验时随便提取的一段记忆,”哈利解释道,“而且‘Time’与冥想盆最大的不同点是它可以随时暂停。”他的手虚晃了一下,纳威看见空中浮现出几个图标,与他们上学时玩的游戏的控制键类似。哈利点了一下最中间的图标,周围的画面静止了,声音也随之消失。




纳威一时找不到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但新的疑问又脱口而出:“所以它——仅仅是比冥想盆多了一个暂停键吗??”




哈利一愣,严肃地说道:“当然不是,它还可以前进和后退。”说着他自己笑了起来,然后继续说道,“但是它——它总比冥想盆有些好处的,比如说,冥想盆被毁坏里面的记忆就丢失了,但‘Time’在被摧毁之后也可以通过碎片找回记忆,而且它能够更方便地发现也来看记忆的别人,比冥想盆安全系数高多了吧——?”他停了下来,似乎回想起了某些不太美好的记忆,然后继续证明“Time”不仅仅比冥想盆多了个暂停键,“冥想盆还需要通过数据线传导,而‘Time’只需要把双眼紧盯着储存点就能储存记忆了。”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张巴掌大的纸片,表面缀满波澜状的细纹,他对折了一下它,随后周围的景象消失了,斑驳的光点飞入那张纸片。




纳威被朋友的新发明震撼到了,他赞叹道:“你真是个天才!”




“毕竟我从二十一岁起,一直研究到现在。”他说。




 




距离哈利·波特初步完成“Time”又过去了四年。在这短暂又漫长的四年间,纳威与卢娜用上了“The wedding and stars”,韦斯莱夫妇——最小的那一对——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潘西也冠上了沙比尼之姓,他们曾经共同的导师邓布利多先生与格林德沃开始了一段黄昏恋。只剩下哈利还是朋友间的黄金单身汉了。




纳威总觉得哈利不会是无聊到研究高配版冥想盆的人,他曾经向罗恩与赫敏提起过这件事,但这两位哈利的第一号好友也不清楚,别人就更不用说了。只有卢娜仿佛知道些什么,她说:“哈利是为了一个重要的人而做的。”其他的她都不肯透露了。那个重要的人是谁,除了哈利本人,恐怕无人知晓。




万物复苏的三月。哈利终于完成了“Time”的正式版本,比两年前又增加了一个传送记忆的功能,相当于曾经的手机视频。“Time”一经发布,便因为这个新用途受到年轻群众的欢迎,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项根本没用的技术。不管怎么说,“Time”与“The wedding and stars”一样大获成功。可能哈利与冥想盆生产商是唯二不开心的人。




 




Chapter.4




星航边境如今不太平,在贝塔星球发生了暴乱,大批反对别星球物种移民的反动分子劫持了贝塔星球的星领官,可能还会危及到周围的几颗星球,包括纳威他们所在的阿尔法星。《预言家日报》总算不再报道某些无足轻重的桃色新闻与小道消息了,而是开始为人们传达前线的情况。




“我要去上战场了,贝塔星球那儿。”有一天老校友聚会时,哈利对大家说。每个人都很诧异,韦斯莱双胞胎中的一个甚至忘了将逗小孩儿玩的蓝铃收回来,而那个可怜的铃铛横冲直撞,嵌入了墙上——可没人注意它。




“兄弟,你该不会是酒喝多了吧?”罗恩·韦斯莱最先反应过来,他迅速叫来那个迟钝的老式机器人,让它拿一碗苦艾汤来,醒一醒好友的脑子,“就算你曾经很想当个傲罗。”




“我没醉,”哈利冷静地摇摇头,他的眼神清明,比此前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清明,“我真的要去前线了,维和部已经批准了,过三天我就走。”




纳威无端想起来也去了贝塔星球的星航边境的马尔福,他当时也走得如此突然。一时间无人说话。老式机器人把苦艾汤拿了进来,罗恩端起它便灌下去。




“好吧。”最后赫敏打破了沉默,“那祝你幸运地活下来。”




“赫敏……”罗恩茫然地看向妻子,然后不再说什么。




 




哈利出发的时候,是一个细雨蒙蒙的早晨,有许多人去送他,他也给每一位好友送了一份礼物,那是两年前纳威在波特老宅见过的卡片,跟“Time”最后发布的版本不太一样,里面存放着哈利与每一个人美好的记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漾满了离别的气息,雨淋在玻璃天幕上,敲击出一首很久远的歌。仅存的几辆老式火车中的一辆冒着蒸气驶来,挡住了每个人脸上的神情。哈利与每一个人拥抱,然后拿着行李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直到列车驶往磅礴的雨中,驶往更远的、广阔的星空,朋友们才准备离开。纳威怀抱着一种再也见不到故人的奇怪预感,转身想要登上夜骐公车,却撞上了罗恩。罗恩手里的东西散了一地,纳威的礼物也混在其中。两人手忙脚乱地收拾好残局,远方的钟敲了十二下,罗恩随便捡起一张卡片,向纳威道了别,便慌忙登上车。纳威觉得罗恩可能拿错了,但也只是觉得,他收起了那张卡片,上车回家。




纳威回到家,便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哈利与自己的美好回忆是什么。卢娜在半路下了车,现在只剩他一个人在家。他按照两年前在波特老宅看到的方法启动“Time”,周围出现的景象令他惊讶不已。




那些场景里没有纳威·隆巴顿,都是哈利·波特与德拉科·马尔福。




Chapter.5




一年级时两个人在去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上相遇,马尔福伸出双手,然后因为对罗恩恶言相向被波特拒绝;




二年级时学校的重大机密外泄,每个人都怀疑是“天才波特”闯入了数据库,只有马尔福以“波特的智商怎么可能做得来这种事”的理由坚称是别人干的;




三年级的两个人在每一节课上作对,无论是炼金课还是数据转化课;




四年级的火焰杯联赛因为管理不当,霍格沃茨内部网络被入侵,致使一些学生遭到了病毒的攻击,老师们全都在修复数据库,两个人却在日复一日的嫌弃中产生青春期的萌动;




五年级的代理校长是个沉迷粉色擅长惺惺作态的老女人,马尔福成为了她的得力助手,他们在白天明嘲暗讽,夜晚披着隐形衣在无人的天文塔上接吻;




六年级时马尔福选择了家族,波特选择了大义,他们在盥洗室打了一架,分道扬镳;




终于是七年级了,代表着一些人的光明与出路、一些人的赎罪与惩罚的七年级,在那场有着关键作用的学术会议上,马尔福忽然倒戈,找到了决定性证据,为骆驼压上最后一根稻草。




树倒猢狲散。于是汤姆·里德尔被直接处以死刑,各路拥护他的人纷纷离开,寻找自己的其他出路。马尔福早已明白他们都做过些什么,也预料到了将来马尔福家会出事,于是他放弃了成为圣芒戈治疗师的安稳的机会,去往前线成为星航边境维和傲罗。




在那个漫天星光的夜晚,十九岁的夜晚,两个人拥吻在星空下。然后德拉科·马尔福沉默着点了一支烟,在星光最黯淡时说道:“我要去当傲罗了。”




“我知道。”哈利表现得出乎意料的平静,“你要去贝塔星球当傲罗,我都知道。”




德拉科张了张嘴,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一言不发。哈利忽然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烟,猛吸一大口,然后抬头盯着启明星。




“我不会留你的,你在那里反而更好,”在令人压抑的长久的无言后,他又说,“我找到了我爸留下来的资料,他去世前已经可以做到收集星光了,我只需要完善它。这样有一天,我可以让数万颗星星包围着我,其中有一颗是你待过的地方,它看着我,就像你看着我。”




德拉科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又点燃一支烟,半晌,他吐出一个字:“好。”




“我等你回来。”哈利转过头,翠绿的双眸倒映着德拉科灰色的眼睛,“我爸叫它‘The wedding and stars’,是用于婚礼的。”然后他就没了后文。二人相顾无言。




“好。”德拉科的回答还是只有那一个单词。过了一会儿,他又艰难地说道:“再见。”




“再见。”




一去即如参与商。




后来的事情,纳威都已经知道了。在德拉科踏上战场的前一天,卢修斯·马尔福入狱,第二天他就离开了阿尔法星。在那个距离阿尔法星十三光年的星球,德拉科·马尔福所在的小队遭到了反动分子毁灭性的打击,几近全军覆没。他幸运地逃了出来,却在三颗子弹射向无辜的孩童时冲了过去。




此后青山埋忠骨,黄泉碧落无人送。




哈利开始正式研究“The wedding and stars”和“Time”。他如往常一般与人来往、出席各种活动,但他夜夜无眠,星空成为他的依托。后来有一天,他收到了一份包裹,那是德拉科的遗物。他在星航边境维和部留下的家庭地址是格里莫广场12号。里面是一只只纸鹤,还在霍格沃茨上学时,德拉科常常折给哈利的那种纸鹤,他们分离了多少天就有多少只,它们就在箱子里待着,展翅欲飞,载着沉甸甸的思念。有一句字迹潦草的话是箱子里唯一的光明,它浮在上面:“死亡这趟列车,我总是买好了票,却因为各种原因而改签。”那是德拉科的笔迹,那句话光芒黯淡,很久远了,或许一开始他就做好了死的准备。箱子表面刻满了小小的单词,“I’m always here.”。




哈利什么都没有说,他将箱子收起,然后看了一个晚上的星星。




这星光万里中有一颗总会像德拉科的眼睛,他看着每个人的生活,也会看着哈利的。总还有什么会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死亡抑或婚姻。于是哈利将“The wedding and stars”用了四年时间完成,它用于婚礼,那些星星在他眼里都是德拉科的眼睛,看着每一场他自己无法完成的婚礼。所以他从来不带女伴,因为最好的伴侣早就出现在那儿等着他。




但是他们还会再相见的,只不过是在与活着不同的世界里。




 




Chapter.6




纳威知道自己与罗恩拿错了各自的卡片,这本不该是他直接知道的事情。他明白了为什么在临别时他会有那种奇怪的预感,也知道了哈利发明“Time”的原因,他突然觉得哈利留下这些东西是做好了长眠的准备。




我的天哪我的天。




纳威来不及多想,他立刻冲出门,想要将这些告诉罗恩和赫敏。他撞上了卢娜。卢娜镇定地扶住要摔倒的纳威,神色平静地问他:“你知道一切了,对吗?”




纳威点头,然后绕过她准备去找韦斯莱夫妇,忽然想起什么,他又停下脚步回头问卢娜:“你很早就明白了吗?就在两年前,哈利开始研究‘Time’的时候。”




“是啊,”卢娜说,“在更早以前,在马尔福牺牲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哈利一直想找出那一天是谁袭击了傲罗们,于是他想看见德拉科的记忆。”




“可是……”




“你害怕他去死,对吗?”卢娜说道,“可是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与我们无关。我也问过他的想法,他说我们只需要祝福就好了。”




祝福什么呢,祝福他带着已永诀的人的期望活下去,还是去某个地方与他相见?




“好吧,”纳威沉默了许久,妥协了,决定尊重哈利的意愿,“但是——罗恩他们得知道这些。”他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只能选择告知,给每个人悲伤的权利。




 




那一年有些人背井离乡,有些人远离故土。有些人永远失去了挚友,有些人永远找到了幸福,有些人永远活在了三十四岁。那一年十三年前的星光闪烁,曾在某个星球袭击傲罗们的那些人又在那个星球前炸毁了一辆列车。




葬礼开始的时候,天空晴朗,远方却在下雨。纳威抬头遥望天空,恍惚间似乎见到德拉科·马尔福身着正装,双臂张开,用怀抱迎接一个人,而哈利·波特穿过列车的碎片,穿过宇宙中漂浮的陨石,迈向了在另一个地方的即将开始的毫不知情的未来。他们的手再次相握在一起,他们再次拥吻在漫天星光下,一如十三年前那个十九岁的夜晚。死亡是他们的证婚人,炸弹爆炸时的轰鸣是他们的礼花,行星与恒星是他们的宾客。漫天数百、数千、数万年前的星光洋洋洒洒,用古老的温暖祝福着他们。




然后他听见罗恩读着哈利的遗言:“……我无比期望死亡的来临,这个世界上已没有我想探索的东西了。如今我只想迎接死亡,那将会是无可言喻的美妙。”




江声浩荡,星光灿烂。


评论

热度(358)